李娜:14岁父亲去世不满母亲改嫁称其背叛了自己和亡父

而李娜却在胜利之后摆出了王者风范,扭头说:你们怎么不问问我,到底想不想打网球呢?

他励志要拿下全国冠军,后来碰上了上山下乡运动,他不得不把羽毛球放在一边。

但拿起网球拍的李娜却让他的内心起了波澜,她的女儿可以在这条路上走上辉煌。

但他开心得太早,李娜有自己的主张:打球让她腿变粗,腿粗对女孩子意味着丑。打球和漂亮产生了不可调和的冲突。

在这个时候心软那就前功尽弃了,李盛鹏决定心平气和地和女儿谈谈。晓之以理动之以情,但实话中也不乏连哄带骗的意味。

为了不让女儿分心,每次李娜回家问爸爸去哪儿了,身在医院的李盛鹏都让妈妈用各种原因搪塞。

担心欲盖弥彰,李盛鹏强撑着赶来,在站台上见了仓促的一面,他竭力用嘴角的微笑掩盖心中的不舍。

没多久,母亲改嫁他人,这一点让李娜觉得母亲背叛了自己和父亲,让她成为了一个没家的孩子。

她没有沉浸在丧父之痛中,而是让自己一夜长大,因为爸爸走了,生活的重担落到了妈妈头上,她要用自己的方式分担——那就是一场一场胜利的比赛。

李娜泪如雨下,重新拿起了球拍,并不负众望,获得了三金一铜的好成绩,她是为父亲而战,也是为父亲取得荣耀。

其实她也一度缺乏自信,打球时她总是忍不住偷看教练余丽桥的脸色,因为怕出错,当然,也可能是想表现,毕竟那时的她终究是还没长大的小女孩。

她让网球手李娜成为全国冠军李娜,但是李娜对网球爱恨交加的情结更甚,也是因为她。

退役后,余丽桥摇身一变,成为网球场中为人雷厉风行杀伐决断的冷酷教练,在那里她绝对是王者。

余丽桥认定眼前相貌平平眼睛炯炯有神的小姑娘天赋过人,但难成大器,因为性子桀骜不驯。

那段时间无异于梦魇,李娜在网球场一旦失误,她就会立马被教练拽到场下,接下来就是一顿排山倒海的痛斥。

以至于她时刻做好了听余丽桥用最粗暴的话表达出的最有效的指导,每天一睁眼,她就能想到未来十几个小时的基本流程之一:被骂。

即便夺冠,也不会有丝毫的表扬,只有变本加厉的打压:这次冠军,下次未必,不值得得意。

而退休的余丽桥早已退居一线,在成为普通的网球老师,但她一直默默关心着李楠。

“九年你没有表扬过我一句……你让我没有自信……你伤害了那个15岁的李娜。”

但这一次,余丽桥不再用冷酷无情的面孔,而是用一个女性的柔情跟李娜促膝长谈。

李娜终于明白,每一次比赛,都不是她一个人的战场,余丽桥作为教练也在场外进行生死厮杀。

夕阳下,余丽桥和李娜促膝而坐,放下芥蒂聊起往昔,彼此的影子在落日的余晖中交融,惺惺相惜还是一笑泯恩仇好像都不恰当,这就是专属于冠军和冠军教练的情感模式吧。

故乡之行让李娜和过去的自己的告别,她在返回的途中脑海中浮现孙晋芳主任在劝她复出时说的那句话:

可她当她考虑李娜时,却得知:李娜02年突然退役,和男朋友回湖北读大学了。

本来打好“我意已决”腹稿的李娜动摇了,她们继续聊了三个小时,最后孙晋芳说:当职业球员的奖金很高,为了奖金你也应该打下去。

李娜曾“炮轰”国家队训练模式,孙晋芳因此严词批评,说李娜这样的素质和2008年奥运会无缘。

最激起轩然的是2012年孙晋芳在《名人面对面》里就她情绪化严重的措辞。

李娜的铁粉就此以李娜的名义回了一封措辞极致的公开信,标题是《脏话都形容不了你们的卑鄙》。

但孙晋芳在那次访谈里维护李娜的话网友却只字未提,她认为:奥运会并不代表什么,职业比赛四大满贯才能作为评价网球成就的标准。

恩怨是非还需盖棺定论,相比花边新闻,孙晋芳为推动网球改革所作的努力却一直被大众忽略。当然,那是另一篇人物小传了。

大学的时光可以说是无忧无虑,冠军的枷锁卸下,李娜在没有人认识自己的场所,体验着属于普通人的细水长流的幸福。

期间有个不了解她前史的女性朋友约她一起选网球课,她一口拒绝:我不选,不会打网球。

2004年,复出的想法萌芽。姜山得知后表态:不管什么样的决定我都支持你。

比如说2012年WTA悉尼站的半决赛,第一局李娜败北,姜山趁中场休息时迅速赶过来劝李娜改变战术,以求力挽狂澜。

“你要看不下去,就滚出去,你需不需要摆一副臭脸啊!觉得我打得很丢脸,是不是啊!”

但李娜只是一味地赶他走,最后他还是一再强调李娜打直线。可火冒三丈李娜情急之下只表示他说什么自己压根听不懂。

被凶就凶吧,自己的老婆自己宠或者自己忍。总之被骂完之后,姜山又说了一句打直线,接着保命一般回到场外。

李娜曾公开说过:如果没有姜山,她在国外打巡回赛一定不到三场就嚷着不干了,回国。

每当情绪上来,童年时期那个不喜欢打网球的小女孩又睡醒并任性起来,姜山就会及时冲过来告诉抚慰:别着急,你能赢。

第一次大满贯后,李娜还不知道这意味什么。可是当她去巴黎的奢饰品店帮朋友买包,导购的一句话把她听懵了:需要清场吗?

在打网球的过程中,她自始至终都认为自己不爱。但说白了打网球不过是她成长之路的表现方式,她在一次次和别人的决战中实现自己人生的跌宕起伏。

这些大道理想是想不通的,只能自己一步步摸索着来,毕竟运动员总会退役,但人生却不能卸任。

2014年1月,李娜在澳网女单决赛中,直落两盘击败对手,拿下了自己的第二个大满贯。

真正的格局不是胜不骄败不馁,而是真的足够从容。隔着一段距离,用事不关己的眼光看取。

李娜有部自传叫《独自上场》,里面没有高处不胜寒的无病,而是倾诉着一个人被动加速成长的心路历程。

一个本该裙子口红芭比娃娃的小女孩,身负使命,不得不凭血肉之躯对抗整个世界,最终实现自己的成长。

但冠军之路不是孤军奋战的,那是一群人的力量,叠加血泪和爱恨,才能成就一段传奇。

82年生的李娜已经临近四十,退出赛场的她也远离了大众的视线,颇有几分廉颇老矣的寂味。

Leave a Comment